军事强军(jsqj.cc)—最受欢迎的战略、军事资讯中文站,喜欢就点击这里 推荐给朋友
当前位置:海外人爱中国网 > 英雄视点 >

病休派出所长“被离婚” 财产为零[组图]

2011-08-06 14:41

关注艾滋病,关爱艾滋病人。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非常明确,通过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建议所有人洁身自爱,终身固定一个性伴侣。本站文章来至网络转载,看看文章,美女图片,打打飞机,泄泄火,健康生活每一天。李克强总理关爱:力争率先在孩子身上实现‘零艾滋’目标。

  现在,王穗华连喝口水都得用吸管。

年轻时,王穗华是一个英俊的公安干警。

  男子年轻时曾挂职派出所所长瘫痪在床10余载幸得姐姐照顾

  这也许是另一个版本“被离婚”的故事。

  7月,广州热浪袭人,在海珠区江南大道一间普通的居民楼中,一名49岁的男子静静地躺在沙发上。他衣着干净、皮肤白皙,双手却不停地颤抖,他身边一位女士怜爱地看着他,不时陪他说说话。这是一对姐弟,49岁的弟弟王穗华患有一种罕见的神经性疾病,十多年前就瘫痪在床。令人感叹的是,弟弟曾经有一个美满的家,但在身患重病之后,却有家不能回,十多年来,一直是姐姐承担着照顾责任。后来弟弟被判离婚,作为一个重症病人,除了个人财物,可以说是“净身出门”。

  幸

  姐姐悉心照顾

  愿他好好生活

  从1997年开始,王穗华一直在母亲与姐姐家生活,十多年来一直如此。开始是与母亲住在一起,但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大多数时候还是由姐姐照顾,后来连母亲也瘫痪在床,照顾两位残疾亲人的重担就全部落在姐姐一个人身上。

  在家中另一个房间,70多岁的母亲也躺在床上,“两个瘫痪的亲人像两座大山,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平时我也要上班,但我不得不坚持,在弟弟与母亲面前,我都是尽力保持笑容,让他们感觉开心,但背后的许多心酸外人根本无法体会。”

  姐姐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弟弟能好好活下去,她给弟弟请了一个专职保姆,24小时照顾他,推他出去散步、晒晒太阳。虽然弟弟话语已经不清,但姐姐知道,弟弟一直对被扫地出门而闷闷不乐,她想替弟弟问清楚到底为什么?

  

  昔日有为小伙

  如今瘫痪在床

  躺在沙发上的王穗华已经完全丧失自理能力,日常生活都必须有专人照料。

  昨日虽然很热,但躺在沙发上的他还要盖着薄毯子。有人经过时,他会含混不清地说些什么。“他已经完全没有自理能力了,连喝口水都得用吸管,时不时就会有口水流出来。坐着的时候,双手双脚不受控制地抖动,看着让人心疼。上午有时会推着他出去走走,大部分时间就是躺在这里休息。”姐姐王穗红看着弟弟这个样子,眼睛红红的。“他年轻时可不是这样,是一个英俊的公安干警。”家里有很多王穗华当年工作时的照片。身穿制服的王穗华年轻有为,因为工作能力突出,多次受到上级的嘉奖,当时还是全局最年轻的一位科级干部,年纪轻轻就挂职市区一派出所的所长。

  但病魔也在这时候悄悄降临了。据姐姐介绍,王穗华先是身体不适,起初没太当回事,一直坚持工作,最后发展到不能自如走路,才到医院检查,诊断为神经多发性硬化,这是一种目前还不能根治的绝症。经多次住院、吃药、打针、高压氧治疗均不见疗效。无奈之下,王穗华于1996年病休回家。

  奇

  被妻逐出家门离奇被判离婚

  姐姐说王穗华的家在白云区,那套房子是单位奖励他的;但从1997年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回过自己家。“是被他的妻子赶出家门的。”

  王穗华的妻子叫丽丽(化名),姐姐说,当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丽丽的电话,让她赶快将弟弟接走,因为没法照顾他。于是王穗红赶快打车过去,连夜将弟弟接到自己家。当时只想着是夫妻吵架,很快就会回来,就只带了一点随身的衣物;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走王穗华再也没回过自己家。

  在姐姐家住的这一段时间里,丽丽每隔一段时间还来看望,大家也还相安无事,除了感情日益淡漠外。

  这期间又发生一个插曲,王穗华又一次住院之后,在回来的车上,司机询问要去哪,王穗华提出去自己家,丽丽不同意,因为她要上班,没有时间照看;也不愿意让他再去姐姐家,而是让他去已经70多岁的母亲家里。他母亲住的是旧楼,没有电梯,王穗华只好成天待在家里。

  2005年,让他们一家人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据姐姐介绍,那年冬天特别冷,王穗华想叫家里人帮忙回家取几件厚实的毛衣裤,但丽丽答复,王穗华不能再回那个家了。

  当时母亲不解:“我儿子的家为什么不能回去?”后来在单位的介入下,才得知两人在2003年已经被判离婚了,而且房屋以及一切财产都归妻子所有。知道实情的那一天,王穗华如遭晴天霹雳,脑中无数个问号,这个婚究竟是怎么离的?后来才知道,丽丽的手上有两份2003年的调解书,调解书上有清楚的签名、手印,条款也说得很明白,两人唯一的房产归女方所有。

  这份离婚调解书现在成为王家人最大的心头堵。按照王穗华当时的身体状况,他连笔都握不住,怎么会签这样一份调解书呢?

  王穗华口齿清楚时曾写过一份材料,说自己“从来未进过任何法院,没见过任何法官,而自己的饮食、大小便完全不能自理,连抓笔、签名、站立都不行,为何要判已丧失劳动能力的重症病人其财产为零,一无所有?”王穗华承认妻子丽丽确实跟他谈过离婚的事情,他也答应了。但如何离的婚,他自己都不太明白。

  2003年,他跟丽丽出去过一次,以后再也没有出去过。“从来未进过任何法院,没见过任何法官”,却为何被判离婚呢?记者试图采访另一方当事人以求证实,想知道对方有什么难言之隐,但一直没有办法联系到。

  梁咏琪曝大肚写真

漂亮性感女明星孕妇全裸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