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强军(jsqj.cc)—最受欢迎的战略、军事资讯中文站,喜欢就点击这里 推荐给朋友
当前位置:海外人爱中国网 > 热门小说 >

《都市偷心龙爪手》第109章 高潮迭起(九)

2016-02-21 20:49

关注艾滋病,关爱艾滋病人。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非常明确,通过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建议所有人洁身自爱,终身固定一个性伴侣。本站文章来至网络转载,看看文章,美女图片,打打飞机,泄泄火,健康生活每一天。李克强总理关爱:力争率先在孩子身上实现‘零艾滋’目标。

天龙年纪轻轻却技术高超,根本不像老公结婚十多年了,还是像个愣头青一样只知道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然后了事转过身去闷头就睡,而现在这个大男孩高超 娴熟花样百出的技术带给她更大的冲击,每次的冲撞,都让柳菡香不由自主想要叫出声,但是她却只能强忍着,只有忍不住的时候,才会轻声哼出来,剩下留给天龙 的只有喘息声。

  天龙在冲撞了一会儿后,将她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拿下来,然后她就感觉到他的一只手绕过自己的脖子,而另一只手却爬上了鼓涨涨的上捏弄起来。

  大男孩的手指很不老实,时不时就揪住她的搓几下,这让柳菡香更加的感觉刺激,快感变得更加强烈,突然她感觉脖颈处传来天龙浓重的喘息,在她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时,自己的耳垂已经落入天龙的口中,她感到一条滑滑的东西,在自己的耳垂上舔来舔去。

  “哦,天那,天龙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敏感地带”柳菡香心中呐喊着。

  她在天龙边边便揉捏的三重攻击下,身体开始变得更加的滚烫,虽然她没有挣开眼,但是柳菡香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一定变红了。

  林天龙终于停止了对柳菡香耳垂的攻击,但是却一把将她的头扭着,然后她就感觉到一张温柔的嘴唇,贴到了自己的嘴上,而且他那舌头更是异常狡猾的趁着自己喘息时,深入到了自己的口中,与自己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放在自己的胸部上的手也拿了下来,然后捧住了自己的头,开始与她接吻起来,感受到天龙的动作后,柳菡香本能的配合起来。

  她不敢睁开双眼,因为她怕看到天龙的眼睛,她怕看到天龙的脸,她怕看到他后自己会想起自己的老公,想到自己的女儿,会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愧疚感负罪感。

  林天龙的屁股开始在她的身下不断的加大了撞击力度与速度,柳菡香甚至可以听到自己下面被天龙撞击时发出那羞人的声音。天龙一边疯狂的对她攻击时,双手更是紧紧从她的胳膊下面伸了过去,分别抓住自己的双肩,一边与自己亲吻起来。

   柳菡香曾说过自己是个敏感类型的女人,敏感类型的女人很容易就会达到高氵朝,尤其刚才自己在天龙的调情跟过分的行为下曾经达到过一次,所以这次也来的特 别的快,因为女人跟男人不同,男人只要来过一次后,第二次就会遭遇很大的困难,然而女人却不是,女人会在第一次来到后,很快就会来到第二次、第三次,甚至 更多。

  当柳菡香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些烫的过分,下面开始变得有些又麻又痒时,她知道自己的高氵朝恐怕就要来了。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在深感愧疚的同时,却对那种感觉充满了无比的期盼。

  天龙的猛烈,让自己的快感越来越强,呼吸也变得更加的困难,终于她睁开了双眼,躲开了天龙的亲吻,开始张大嘴喘息了起来。

  “菡香姐,你怎么了”林天龙见她躲开他的亲吻,竟然停下了的举动,问了她一个羞人的问题。

  柳菡香喘着粗气,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两眼含春的望着天龙关心的表情,心中却恨死他这个愣头青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呢

   终于,肉欲的需求,身体的反应,让她放下了所谓的矜持,柳菡香放开他的脖子,将手放到两侧,紧紧抓住床单,喘着粗气道:“不不要不要停天龙不要停,姐姐 姐姐快快到了”说完后,她不敢再看天龙,因为柳菡香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实在太风骚太浪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天龙在听到她的话后,也终于明白了过来, 双手撑在她的两侧,开始再次变得狂野起来。

  林天龙的屁股不停的抬起落下,粗长坚硬的巨蟒不停的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每次都会从她的体内带出一丝液,因为柳菡香已经感到他所带出的液已经顺着自己的沟壑流到了后庭处,恐怕床带此时已经被自己浸湿了吧

  他力度是如此的大,每次的撞击都是那么的生猛,那根粗大的巨蟒在她体内快速的进进出出,让柳菡香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再次迷失在天龙的撞击当中。

   柳菡香喘着粗气看着天龙,而天龙也低头用深情的眼睛望着她,让她羞臊的想要躲避开,却听天龙道:“好阿姨,好姐姐,看着我”听到天龙的话,她本想不去理 会,可是却做出了相反的举动,睁着眼看着天龙,突然柳菡香发现天龙的脸上竟然有了汗珠,而且其中一滴正顺着天龙的脸颊滴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本能的她想去给天龙擦拭下,可是天龙却猛烈的给自己来几下狠的,撞击的自己不由哼了出来,刚刚抬起的手再次落下,将那床单紧紧抓住。

  “菡香阿姨,菡香姐,舒服吗”

  柳菡香看着天龙那期盼答案的表情,却无法回答他,只是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忍着自己即将达到高氵朝的身体,望着天龙。

  “回答我菡香姐”天龙见她没回答,变得更加的粗野,似乎想用他的攻击,让她崩溃,然而他的疯狂举动,却让柳菡香已经感受到自己已经接近了高氵朝的临界点。

  终于在天龙猛烈的撞击了十几下后,柳菡香的身体猛的一颤抖,体内的肉壁猛的一缩,紧紧咬住天龙那进进出出的巨蟒,限制了他的举动,紧抓床单的手抓的更紧,胸口猛的一挺,脑袋向后仰去,喉咙发出一声呜呜的声音后,自己终于达到了久违的高氵朝。

  这次高氵朝来的是如此的强烈,是事隔不久后,自己再次在林天龙这根巨蟒下达到了高氵朝,这次高氵朝比以先前的都要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带给自己高氵朝的人不是自己老公的原因。

  而且是自己的学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大男孩,一边猛烈挞伐着她,一边还在口口声声叫她阿姨姐姐,以此增加禁忌的刺激和不伦的快感。

  体内的褶皱在紧紧咬住天龙的东西后,一股热体从身体更深处喷出来,在喷五次后,肉壁终于再次放松,松开了天龙的东西,然后整个身体像失去了支撑般,柳菡香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她身体的剧烈反应吓了天龙一跳,当她放开了他体内的东西后,天龙似乎明白了什么轻声问道:“菡香姐,你是不是高氵朝了”听到天龙的话,柳菡香简直快羞愧 死了,自己在天龙的攻击下,竟然来了一次如此猛烈的高氵朝,这是多么的羞人啊,所以对于天龙的问话,她本能的摇了摇头。

  天龙见柳菡香摇头后,露出一丝稍稍的失望,然后马上变得自信起来道:“没到啊没事,我在努力努力”说完,天龙又开始挺动了起来。

  当感受到他那个巨蟒再次在她体内进进出出时,柳菡香本能的想要躲开,因为刚刚到达高氵朝,身体非常的敏感,而天龙的举动又是那么的猛烈,让她感觉身体有些无法承受,其实她怕自己在天龙的冲击下,会更快的再次达到高氵朝。

  可是在柳菡香还没有做出躲避的动作时,天龙竟然一把抄起她的双腿,将她的腿高高抬起,臀部都离开了床面,而他跪在她的双腿间,再次猛烈的对她发起了攻击。

  “不~~~不要~~放~~放开我”柳菡香本能的想要将双腿从天龙的手中逃脱出去。

  然而天龙哪儿能让她如意,只见他穿着粗气对她道:“等等我马上就能给你带来高氵朝”天龙的话,让柳菡香感到无比的羞臊,而且天龙这样的举动,让她很明显的看到天龙那庞大的巨蟒在她体内进出的情节,视觉下的冲击,让她脑袋轰的一下顿时失去了抵抗。

  柳菡香想要去躲避,可是两眼却不争气的看着自己两腿间,看着天龙那巨蟒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感受着他那玩意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喘着粗气,柳菡香再次闭上了眼睛,开始再次享受了起来,享受天龙那巨蟒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这样的姿势,让天龙插入变得更加的深,每次都会顶到她的最深处,她有种想要叫喊的感觉,可是嘴中却只能发出喘息,而不能叫出来。

  高氵朝刚刚过去,身体本来就很敏感,再加上天龙的横冲直撞,让她的快感竟然再次降临,柳菡香失神的睁开眼,看着天龙对自己的做出的行为。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马上又要来了”柳菡香心中呐喊着。

  而天龙在撞击她的时候,看到她睁眼看他的时候,竟然对她道:“菡香姐,你跳的真美”天龙的话,让柳菡香感到不解,但顺着他的眼神望去,才发现他说的是自己的,因为自己的相对于来说比较大,而他抄起自己的大腿姿势,每一次的撞击,都会让自己雪白丰满的不规则的摇晃起来。

  天龙的话,让柳菡香感到骄傲的同时,又感到羞臊,可是体内的剧烈反应,让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喘着粗气。

  随着天龙反复地动作,不一会儿,柳菡香的小嘴张成o型,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啊嗯啊我不行了”柳菡香快酥软似的叫出来,十根纤指狠狠扣住天龙肩膀的手,娇羞的脸无力抵在他的肩窝直发抖。

  柳菡香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再动作,难耐的屁股还努力扭动,虽然没说出口,但荡诱人的脸蛋,仿佛是向那男人乞讨再一次重击。然而,仍不见他行动,睁开迷人的双眸看着天龙,流露出乞求的表情。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折磨我”柳菡香的声音破碎,她难以抑制地哭泣起来。

  “嗯不要我受不了太深了”她发出求饶的呻吟。

  快感越来越强烈,柳菡香终于忍不住对天龙道:“别~~~别停我我快到了”天龙听到她的话后,立即将她的双腿放下,然后恢复到正常的姿势,开始对她发起新一轮猛烈的攻击。

  “菡香姐等等我我马上也也到了”天龙的举动已经完全失去了频率,撞击的力道也达到了最强,每次的撞击,都似乎要将那巨蟒完全的插进她的体内,生猛快速的撞击也让她频临高氵朝。

  终于在天龙猛烈的撞击了数十下后,柳菡香达到了今天的第三次高氵朝,不过这次高氵朝要比每次都来的强烈,或许是因为上次高氵朝的余波还没有过去的原因吧。

  当柳菡香感受到自己的高氵朝到达时,她竟然有些失控了起来,不自觉的双手,紧紧抱住了天龙,然后双腿再次绕道了天龙的后腰上,身体本能的向上挺起。

  来了,来了,这次来的更强柳菡香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叫出来,可是不知是尊严还是什么在作祟,只好将叫出来举动变成了其他形式来来抒发出来。

  柳菡香抬起头,任自己的乱发飘荡,张嘴就向天龙的肩上咬去,而也再次变得紧皱起来,再次将天龙的那东西咬住,不让他乱动。当自己体内的热流再次喷发后,她终于放开了天龙的肩膀。

  柳菡香放开了天龙,彻底无力的躺在了床上,享受起高氵朝余波带来的快感,完全的陷入了失身当中。而天龙在感觉自己放开他时,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迎合天龙的冲击,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天龙的攻击。

  “宝贝,是不是很舒服你不说我就停下。”天龙无耻地羞辱着。

  “噢不要么”柳菡香身体本能地反应着强烈的欲望,的防线在已经崩溃。

  “还嘴硬”天龙继续打击着柳菡香心理防线。

  “舒服”象蚊子似的声音,说完连耳根都红了,难为情地把脸深埋在天龙的怀里。

  “菡香姐,我要”听到天龙的话后,柳菡香恢复了一些意识,脑袋里面还在回想刚才天龙说的话,突然她清清醒了过来,知道天龙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开始变得惊慌起来。

  “不~~不要射进去”

   “好阿姨好姐姐那你我就一起高氵朝吧”然而早已失去频率的天龙,再次抢到了她的前面,柳菡香只感觉天龙在猛的顶了她一下后,就再也不做那种重复动作了, 天龙调整巨蟒的插入角度,再度将粗大的巨蟒顶入柳菡香的嫩洞中,加上她的甬道早已湿润不堪,竟然一没到底,顶在甬道深处喷射出大量的,直接灌进内。与此同 时,柳菡香也感到自己体内正被一股股热浆所激烫着。

  柳菡香知道,自己还是晚了,还是被天龙射到了自己体内,在感受到天龙那强有力的热浆后,她不由自主的将趴在自己身上的天龙搂在了怀里,此时的他似乎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在自己身上驰骋的英雄了,到好似一个需要女人去疼爱的受伤男人。

  “啊太深了妈呀,舒服死了”一声悠扬舒畅的闷叫,柳菡香美丽的裸躯激烈颤抖,红晕的胴体完全绷紧,性红晕皮肤的颜色扩展,甬道剧烈地抽搐,她难以抑制地一口咬住天龙肩膀的肉。

  柳菡香又一次泄身了。

  在这瞬间,柳菡香感到自己就像是被人推向无尽的黑暗深渊里,再也逃离不了眼前这个男人。

  天龙抱着在自己怀里不断颤抖的柳菡香,感受着她阵阵抽搐而传给他的快感,亲吻着气若游丝嘴唇,双手在她的脊背上爱怜地摩挲着

   为了彻底从肉欲上征服柳菡香,令她永远忘不了自己,天龙又抱起软绵绵的柳菡香,他自己则盘腿而坐上让她仰躺在他自己腿上,如平放的古筝般;此时的柳菡香 紧闭双眼,无力也反抗也不想反抗,她仍然在品味刚才犹如火山爆发似高氵朝的韵味,朦胧地感觉这男人非常亲密,迷乱内心只想永远地这样下去。这种伸展的姿 势,柳菡香的更加往外凸起,更敏感,这时天龙一边看着被自己插到高氵朝的美人,一边又用双手耐心的施展着他高超的调情绝技,一手按住柳菡香前端皮肤往前拉 使浮出,另一只手在柳菡香上沾了些液轻轻以摩擦,作圆周式轻抚,这肢势异常敏感的很轻易地感受到刺激,他要给这个本属于他的美人留下有刻骨铭心记忆。

   不到一至二分钟内,柳菡香忽然睁开美丽的双眼直楞楞地盯着能给她带来快感的男人,随即,甬道内肌肉又一阵痉挛,她再次达到绝顶高氵朝,刚才是火山爆发似 的快感,而这次则是另一种感受,好似翻江倒海般的快感,只见柳菡香目光迷离,双拳紧握,脚指紧绷,浑身抽搐,颤抖不已,由于外界的刺激已高高耸立,不可思 议地涨大变长,足足有小拇指粗,并且有韵律地跳跃着,只听柳菡香的口中声嘶力竭地吼出:“啊啊我的天我实在是不行了”

  与此同时,从柳菡 香甬道中猛地射出,在空中滑出一道道长长的水线,零散地洒落在床单上,天龙的手臂上被她射出的浇的湿淋淋的,射出的随着她腹部肌肉的痉挛频率,一股股地向 外奋力喷射,感到极度的快乐,柳菡香又一次泄身了,她数不清今晚泄身的次数,不过,这次泻身让她尝到任何人无法给她带来的强烈快感的高氵朝。此时此刻的柳 菡香处于半昏厥的精神恍惚状态,她感觉她的身体好象在云霄中悬浮着、飘浮着,感觉非常舒服非常销魂,希望永远这样子,不想再回到现实当中。

  天龙一手用力地抱着抖动不已的柳菡香,另一只浸满阴的手,配合着她的阵阵颤抖,继续抚摸她凸起的

  随着一股一股的喷射,柳菡香兴奋得虚脱过去。

  急风暴雨渐渐过去,柳菡香抽搐频率的逐渐减缓,喷射的次数和数量也渐渐变少,肌肤上的高氵朝晕也慢慢变淡,也逐渐萎缩重新回到中。从高氵朝感中清醒过来的柳菡香,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感觉并不如想象当中那么可恨、那么自私,隐隐约约觉到有股亲近感。

  她情不自禁地小鸟依人一般地依偎在天龙的怀里嚎淘大哭。

  这是极度喜悦后的哭泣,这是高氵朝后不经意的诉说,这是从神志模糊到意识清醒的忏悔,这是

  不过柳菡香始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满足感。

  今夜她终于还是失贞了,而且是失身在老公在外地出差的时候,可是她竟然在学生大男孩攻击下达到了三次高氵朝,其中有两次都是在大男孩巨蟒攻击下达到的,久违的高氵朝,终于让柳菡香有了一丝满足感。

  柳菡香忘记了一切,也忘记了老公,此时的她眼里只有带给自己高氵朝的那个趴在自己身上累坏的大男孩。虽然自己失贞了背叛了老公,但这一切都是老公冷落疏远自己造成的,她真不知道老公知道了会是个什么样子。

  今夜她真的很舒心,真的很满足,终于将这段时间的苦闷彻底散发了出去。

  突然,柳菡香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名称:“打炮”,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让自己都感觉意外跟脸红。

  据说与老公那叫,那叫性生活,而与别人做才叫“打炮”,而今天自己做的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打炮不过,就算是,那也算是一个完美的打炮吧

   俩人谁也没有说话,都在回忆刚才的场景,还是像一场梦,但那种身体从未体会过的巨大快感又如此的真实。林天龙心理就是兴奋激动,没有其它的,他终于征服 了他这个梦寐以求的女老师,身体得到了完全的释放,对于这个年龄的一个男孩来说,那除了兴奋得意还能有什么呢他的动机其实很明确,他对柳菡香的绝大部分兴 趣基本都在她的身体上,认为征服她的身体就是征服她的一切。

  柳菡香心情相对来说要复杂的多,她甬道里的沿着甬道口顺着股沟缓缓的向下流,最后都汇集在床单上,她能感觉到那尚有余温的液体黏稠的缓慢沿着她身体流动,她觉得这好多似乎是因为甬道里面容纳不下才溢出的。

  梁咏琪曝大肚写真

漂亮性感女明星孕妇全裸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