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强军(jsqj.cc)—最受欢迎的战略、军事资讯中文站,喜欢就点击这里 推荐给朋友
当前位置:海外人爱中国网 > 热点新闻 >

从“中产梦”中醒来,好好打工吧(2)

2018-01-03 12:06

关注艾滋病,关爱艾滋病人。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非常明确,通过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建议所有人洁身自爱,终身固定一个性伴侣。本站文章来至网络转载,看看文章,美女图片,打打飞机,泄泄火,健康生活每一天。李克强总理关爱:力争率先在孩子身上实现‘零艾滋’目标。

 

请比较下面两个家庭:

 

回迁户李先生名下有两套户,一套出租一套自住,每月租金收入5000元。李先生月收入5000元,妻子在家做饭、看孩子,家庭年收入12万元,资产性收入占比50%。

 

海归张先生年薪100万,房产价值1000万(每月还3万按揭),妻子不上班。扣除个税、缴社保之后,张先生实得70万元。按揭36万、孩子进“国际幼儿园”每年10万,养两台车每年10万元。张先生夫妇手里只剩下14万,中产家庭全年伙食费(包括在外就餐)12万不算多吧?

 

假如年薪6万的李先生失业了,全家肯定要过一段紧日子。好在月薪5000元以下的工作相对容易找,李先先赋闲一个月,找了个月薪4000的先干着,家庭生活受影响不大。

 

张先生的抗风险能力要低很多。年薪100万的工作岗位比6万的少很多,半年找不到新工作又没有资产性收入,失去“现金流”的张家将坐吃山空。

 

最近发生的“程序员跳楼事件”属于个案,但假如欧先生100万收入中50万来自中兴另外50万为资产性收入,即便真“有精神病史”,结果也会完全不同。

 

中产阶级/阶层缺乏生存空间

 

对一个经济体而言,让有一定技能、愿意付出辛劳的人过上“基本水平生活”(包括必要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娱乐)是它的“功能1.0”。实现这个功能不算太难,相当给一小块地、给几件农具和种子让一个人生存下来。所谓“不劳动者不得食”,劳动者绝不至于饿死。

 

让居民大规模地实获得可观的资产性收入是经济体的“功能9.0”,比“功能1.0”难上十倍。

 

纵观人类历史,只有美国战后50年相对成功,如今已大打折扣。曾经,数以千计的高收入人群以养老保险、股票投资等形式获得丰厚资产性收入。在鼎盛明期,美国居民财产性收入所占比重高达40%,形成庞大的“中产阶级”。美国中产阶级是否风光下去是个大大的未知数,让“不劳动者得美食”,“美食”从何而来?

 

获得资产性收入的前提是有资产,而资产主要由收入累积而来。因此,根据年薪来划分中产在美国这个特定国家的特定时期偏差不大(也只是可以接受)。

 

获得资产性收入的方式大致有两种:

 

第一种是直接拥有企业、农场、森林、矿山、工厂、码头……不论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国家,此类资产要么没有私人可以拥有,要么拥有者已经超越中产、跻身富豪;

 

第二种是持币者借助金融工具间接持有第一类资产,如股票、房地产信托基金等。

 

当今世界信用货币大行其道,通涨是大势所趋,各国快慢不同而已。中国人在激辩房价时喜欢说“哪有只涨不跌的商品?”其实还真有,不是一种,而是所有商品!

 

大白菜从2分钱一斤涨到3分,有人说“哪有只涨不跌的商品?”后来涨到1毛、2毛、3毛……房价从2000涨到4000元,有人说“哪有只涨不跌的商品?”后来涨到2万、4万、6万……

 

由企业、矿山码头等资产增加的速度赶不上信用货币的增速,持币者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比如都去买茅台的股票),加之“买的没有卖的精”资产在证券化时会经历一番溢价。一来二去,投资收益将大打折扣。

 

从宏观经济角度,持币者大规模、可持续的收益不合逻辑。试想金融当局前年“不小心”多发了4万亿、去年多发3万亿、今年多发2万亿……假设过去十年积累多发的货币有20万亿流入想“中产”的人们手中。当局正发愁怎么对付“笼中猛虎”,坐视“中产们”通过理财把20万亿炒成40万亿,不大可能吧。

 

即便当局真想让股民发财,托市、救市让投入股市的20万亿变成40万亿,多出的20万亿从哪里来?归根结底不还是得发钞吗?股票翻了一倍,韭菜馅饼从4块涨到8块,持币者获得了什么?

 

回望过去20年的股市,几万元入市炒成“杨百万”的是个别人,绝大多数是把自己炒成“杨白劳”。

 

综上所述,借助高收入累积货币资产者要与印钞机赛跑、与其它役资者竞争、还要识破“只会讲故事的企业家”还有不负责任的会计师、律师、保荐人。从统计角度讲,持币者无论怎样理财在整体上必败无疑。跻身中产者只是“漏网之鱼”。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马克思早已说过,工资就是劳动力的成本。所谓劳动力的成本包括衣食住行、赡养老人、抚育子女、医疗费用及养老储备。少了员工活不下去,多了企业活不下去!

 

二十多年以前,住房是分配的、医疗是免费的、学校是企业办的,最好的西红柿才5分钱一斤,企事业单位的平均工资也只有几十元。

 

现在,一线城市白领工资过万者比比皆是,但蔬菜涨了十几倍,房子是高价的、看病是自费的、幼儿园是“贵族”的。任何一个时期的生存成本是与收入水平是“般配”的,经济发达收入增加生存成本自然水涨船高。

 

从统计学角度讲,打工者的一生会在总体上达到收支平衡:总收入将刚好覆盖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的总成本。他们不断生产new money来养自己和家人以及为退休生活和医疗费用建立储备。“理想”的结果是“空手来空手去”,既无“人还在钱花完了的”尴尬也不会留下old money来供下一代坐享其成。

 

听起来残酷但却是事实。借用鲁迅的话“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梁咏琪曝大肚写真

漂亮性感女明星孕妇全裸照